• <track id="anazi"></track>
  • <table id="anazi"><ruby id="anazi"></ruby></table>
    <td id="anazi"></td>

    <table id="anazi"></table>

    分享到:

    真“莆田鞋”來了,但成為“安踏”,還很遙遠

    真“莆田鞋”來了,但成為“安踏”,還很遙遠

    2022年04月04日 20:39 來源:成都商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曾經“假鞋”“高仿鞋”代名詞的“莆田鞋”,正在努力甩掉山寨標簽。

      紅星資本局了解到,近日,“莆田鞋圖形”集體商標被國家知識產權局批準成功注冊。在“莆田鞋”的圖形商標里,一根鞋帶為主體,串起了“莆田”拼音的首字母“PT”。

      “文字還沒下來,圖形商標現在可以用?!?月31日,莆田市鞋業協會工作人員向紅星資本局表示。

      鞋業是莆田市重要的支柱產業。莆田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官網顯示,截至2018年12月莆田市全市有制鞋及相關企業4000多家,從業人員50多萬人。至此,一直困于“山寨鞋”困局的莆田鞋業,也即將迎來“真莆田鞋”時代。

      不過,“莆田鞋”如果想要成為“鄰居”晉江市安踏、特步一樣的品牌,或許還很遙遠。

      “莆田鞋圖形”商標獲批 已授權16家鞋企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莆田鞋圖形”集體商標的注冊人是莆田市鞋業協會,商標權屬于莆田市鞋業協會。

      去年6月,莆田市初步確定了“莆田鞋”集體商標的LOGO和名稱,并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申報注冊。近日,“莆田鞋圖形”集體商標獲批成功注冊。

      目前,已注冊的“莆田鞋圖形”集體商標有效期至2032年2月27日,核定使用商品/服務項目包括運動鞋、兒童運動鞋、休閑鞋、輕便膠鞋、足部防護安全鞋、旅游鞋、兒童旅游鞋和皮鞋等。

      公開信息顯示,“莆田鞋”“PUTIAN SHOES”商標及另一圖形商標則尚處“等待實質審查”狀態。

      “莆田鞋圖形”集體商標申請的代理機構為福建省南方商標事務所有限公司,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紅星資本局:“(申請下來的)不是你們想的‘莆田鞋’三個字。目前對于那種帶地名的普通集體商標沒有(太多)案例在先?!?/p>

      根據《福建日報》的報道,“莆田鞋”商標的具體運營管理,是由“莆田名品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來操作,目前已授權16家莆田鞋企使用該商標。

      對于“莆田鞋圖形”集體商標的成功注冊,體育服裝專家張慶向紅星資本局表示:“這個做法也值得肯定”。

      “通過行業協會、內部的規范,這對莆田對外形象的建立和本身聲望的提升都是有積極意義的。當然,挑戰也是巨大的,因為莆田原來有那么多家中小微企業。他們需要逐步建立起整套品控機制,包括如何鼓勵創新。注冊商標,只是第一步?!?/p>

      2021年出口鞋靴3.3億雙

      公開資料顯示,上世紀80年代起,耐克、阿迪達斯等國際運動品牌陸續在福建莆田開設代工廠。自此,鞋業逐漸成為莆田市支柱產業。

      莆田市工業和信息化局官網顯示,截至2018年12月莆田市全市有制鞋及相關企業4000多家,從業人員50多萬人。據《福建日報》報道, 2021年莆田市出口鞋靴3.3億雙,貨值148.2億元。

      莆田鞋類制造業因代工學習到了經驗,積累下了產能,但代工所受的限制也不少:一方面,品牌方會嚴格控制訂單量,莆田的鞋廠必須嚴格按照訂單量進行加工,即使有能力也不能擴大生產;另一方面,代工毛利不高。援引《人民日報》的采訪,一位鞋廠負責人稱,加工高端鞋利潤率為15%—20%,中端10%—15%,低端8%—12%。

      此外,莆田的土地、勞動力成本還在不斷上升。1997年,金融危機爆發,海外訂單減少,莆田的鞋廠受到極大影響,對一直代工卻無品牌、無設計能力的莆田鞋廠來說,“仿制”是一條“轉型成本低且暴利的捷徑”。

      仿制鞋利潤是代工的3倍

      但新品牌難立

      據媒體報道,有業內人士透露,仿冒鞋的利潤是代加工的三倍。而莆田人做的仿冒鞋,真假難辨,價格低廉,不少消費者知假買假。

      但暴利的仿冒鞋產業沒有未來。

      侵權被扣處罰乃至刑拘,是仿冒鞋商隨時面臨的風險。更為致命的是,本土品牌也將被扼殺在搖籃中——“假冒之都”的稱號被消費者直接扣在了所有莆田系鞋廠上。

      莆田市也看到了這樣的危機。從2010年開始,莆田市便加大了打假的力度。

      2010年7月初,莆田警方查獲11個跨境英文售假網站,繳獲精仿耐克、阿迪達斯Yeezy運動鞋百余雙及少量Chanel、LV皮帶,總案值折合人民幣 1000余萬元。

      2014年到2015年5月,莆田市共搗毀制售假鞋類窩點146個,涉案金額2.6億元,繳獲假冒鞋類176萬雙;

      2021年的“315”,莆田市市場監管局開展集中銷毀活動,47000多雙假冒成品鞋被全部焚燒。

      不過,要抓完假鞋制造者并不容易。

      一方面,有媒體報道,莆田假鞋絕大部分是由家庭小作坊和小工廠生產,這些作坊少則幾人,多則幾十甚至過百人,分布在莆田市各個村鎮、街道的民宅里,他們大多沒有工商登記也沒有營業許可,一家人或幾家人合伙買來制鞋設備,雇上工人就閉門生產。

      另一方面,鞋業是莆田的支柱性產業,如果嚴打完全取締,不利于當地經濟發展,也會影響當地市民的就業。據《中國新聞周刊》報道,有老板接受采訪稱,監管嚴格后,他身邊做假鞋的檔口和工廠被抓的有20多家,老板判了緩期出來后又繼續做,“因為只能做這個來湊錢交罰款?!?/p>

      這樣的背景下,打造原創品牌是莆田鞋業唯一的出路。

      對此,莆田市近年來大力實施品牌培育戰略,出臺了一系列扶持政策。2021年1月至7月,莆田鞋業也投入25億元真金白銀進行技術改造。

      但在市場成熟、品牌飽和的當下,單一企業想打造出原創知名品牌并不容易。很多鞋企也都嘗試過創立自有品牌、拓展電商渠道,但由于起步晚、孵化難度大、投入成本太高,效果微乎其微。

      專家:需提煉核心價值 品牌發展還面臨巨大挑戰

      “莆田,我們打個比方,有一點像電子產品的華強北。如果把莆田當做一個區域品牌來看的話,它有負資產,也有值得挖掘的潛在良性資產?!?月31日,體育服裝專家張慶對紅星資本局分析稱。

      所謂良性資產,張慶認為,莆田的運動鞋業發展多年,甚至曾經有過一些被國際運動品牌認可的故事?!八兄圃炷芰?,還在制造過程中擁有了技術應用端的創新能力?!?/p>

      紅星資本局注意到,在2020年10月召開的第三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上,時任莆田市市長李建輝還曾公開“自嘲”:“有一個尷尬的笑話,如果你的耐克鞋穿兩年就壞了,是真的耐克,如果三年才穿壞,那就是莆田做的?!?/p>

      “莆田鞋圖形”集體商標注冊成功,雖然沒有文字商標的影響力大,但也是重要的開頭。不過,張慶表示,“莆田鞋”這一品牌若想要發展,內外方面也面臨著巨大挑戰。向內看,他們需要聯合起來形成一定的體量,并逐步建立起高于行業標準的團體標準以及整套品控機制,包括如何鼓勵創新。

      “要有一個‘持久戰’的準備。僅團體標準,就有1.0、2.0甚至3.0版本,實際上是無盡頭的。不能出于‘加工一單收一單的錢’或者‘去網上賣點仿制品就是為了掙快錢’這個心態,才能有真正意義上的改變,否則這事沒戲?!?/p>

      向外看,他們需要提煉自身的核心價值,然后進行優化、創造,將品牌故事講出去?!艾F在的消費者關心你的產品質量,還在意你品牌是否有趣、有故事,這就有機會?!?/p>

      也就是說,“莆田鞋”如果想要成為“鄰居”晉江市安踏、特步一樣的品牌,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紅星新聞記者 俞瑤 實習記者 張露曦

    【編輯:左雨晴】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 <track id="anazi"></track>
  • <table id="anazi"><ruby id="anazi"></ruby></table>
    <td id="anazi"></td>

    <table id="anazi"></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