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

      分享到:

      市場份額創26年新低!美元全球儲備地位正面臨哪些威脅?

      市場份額創26年新低!美元全球儲備地位正面臨哪些威脅?

      2022年04月05日 09:43 來源:第一財經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公布的最新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COFER)數據顯示,2021年第四季度全球美元計價外匯儲備為7.087萬億美元,市場份額從第三季度的59.15%進一步下降至58.81%,為1996年以來新低。

        這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其他貨幣、黃金等資產對美元形成競爭,使后者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正在減弱。

        IMF指出,近幾年來全球央行正在緩慢推進調整外匯儲備結構。隨著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的央行尋求實現儲備貨幣構成的進一步多元化,美元在全球儲備中所占比例將繼續下降。

        通脹和債務成隱患

        按照IMF的標準,美元計價的外匯儲備包括美國國債、美國公司債券、美國抵押貸款支持證券以及其他由外國央行持有的以美元計價的資產。

        1944年《布雷頓森林協議》建立后,美元直接與黃金掛鉤,并逐漸替代英鎊成為國際儲備貨幣。1971年,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宣布美元不再與黃金掛鉤,布雷頓森林體系瓦解,全球貨幣體系進入主權信用貨幣時代。盡管如此,美元隨后仍然是世界第一儲備貨幣。

        回顧歷史,通脹往往對美元計價外匯儲備造成沖擊。根據Wolf Street統計,1977年美國通脹飆升前全球外匯儲備中美元份額一度達到了85%的峰值。隨后美國國內物價水平迅速上升,擴張性財政和貨幣政策并未帶來市場活力,反而令通脹水漲船高,由于美聯儲當時并未采取措施,各國開始拋售美元計價資產,導致美元市場份額快速下降。在時任美聯儲主席沃克爾決定采取強硬措施并啟動兩輪加息周期后,美國經濟在上世紀80年代經歷了滯脹期,外匯儲備中美元市場份額繼續走低,直到1991年觸底。

        如今美國正在面臨類似的困境,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2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同比增長7.9%,創40年新高。為了抑制物價過快上漲,美聯儲上月重新啟動了加息周期,并可能在5月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

        債務問題也值得關注。目前美國公債依然是全球最安全的資產之一,各國外匯儲備中的一大部分是以持有美債的方式存在的。幾十年來,美國一直享受著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好處,不用考慮必須支撐美元以避免違約。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寬松財政政策推動下,整體債務水平持續走高。最新數據顯示,美國公共債務已經突破30萬億美元,與此同時,貿易赤字的規模也在不斷擴大。

        新一輪加息周期將導致巨額債務下的借貸成本迅速上升。美國總統拜登今年3月簽署持續決議法案以防止政府停擺,美國財政部的借款授權延長至2023年,暫時避免政府債務違約,但并未解決實質性問題。預計到今年底,美國聯邦政府債務規模接近31萬億美元,債務上限問題將繼續成為國會兩黨博弈的籌碼。

        債務違約對于儲備貨幣地位具有重大影響。Cointdesk報告稱,法國法郎在20世紀60年代失去了儲備貨幣的地位,因為當時法國政府疲于應對阿爾及利亞等地的獨立浪潮,直接導致國家財政迅速惡化。如今,不少人已經開始擔心美國無力償還持續快速膨脹的巨額債務。

        人民幣資產吸引力提升

        IMF數據顯示,去年第四季度人民幣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份額達到了2.8%,兩年內上漲了0.9個百分點,進一步拉大了與澳元、瑞郎和加元的差距,資產吸引力逐步提升。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巴西中央銀行3月31日發布的國際儲備管理報告顯示,2021年人民幣在巴西外匯儲備中的份額從上一年的1.21%升至4.99%,為2019年人民幣進入其貨幣籃子以來的最高水平。

        2016年10月,IMF將人民幣納入支持特別提款權(SDR)的一籃子貨幣。2017年3月底,IMF首次公布納入人民幣計價儲備的數據,對中國促進市場經濟的改革并推動人民幣持續國際化予以了充分肯定。

        目前,IMF官方外匯儲備貨幣構成(COFER)主要包括美元、歐元、日元、英鎊、人民幣、加元、澳元和瑞郎八大貨幣。

        作為21世紀以來美元最大的競爭對手,歐元在歐債危機后一蹶不振,在全球儲備貨幣中的份額一直停留在20%左右。雖然與美元“分庭抗禮”的夢想還沒有實現,依然可穩坐第二大儲備貨幣交椅。

        第三大儲備貨幣是日元,其市場份額從2015年開始飆升,在2020年第四季度達到了6.0%,隨后開始逐步回落,最新數據為5.57%,環比回落23個基點。英鎊在過去幾年基本持平, 英國脫歐并未對英鎊的市場需求產生重大影響,4.78%的市場份額使其在IMF儲備貨幣中位居第四。

        去美元化與儲備地位挑戰

        回顧歷史,美國使用美元作為金融武器的例子并不少見,通過制裁精準打擊金融和貿易體系,令不少國家吃盡了苦頭,如2011年的伊朗和2016年的委內瑞拉。在極端情況下,美國可以切斷美元與其他央行的聯系,孤立該國經濟。印度央行前行長拉詹(Raghuram Rajan)稱這種權力為“大規模殺傷性經濟武器”。在烏克蘭危機中,美元“武器化”問題再次引發關注,美國凍結了俄羅斯超過63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并一度重創了盧布的匯率。

        當金融武器被頻頻使用,不少國家開始考慮從美元轉向其他貨幣。美國銀行策略師哈特內特(Michael Hartnett)表示,將美元“武器化”可能導致美元貶值。全球金融體系的“巴爾干化”削弱了美國作為儲備貨幣的作用。

        近年來全球貿易中美元的權重也在逐步走低,隨著俄羅斯銀行業被移除SWIFT系統,這種趨勢可能延續。英、法、德三國于2019年初創立“支援貿易通匯工具”(INSTEX)機制維持了對伊朗貿易的渠道。俄羅斯與土耳其達成了本幣雙邊能源貿易協定,歐元區和挪威原油貿易由歐元結算等。亞洲新興經濟體印尼、馬來西亞與泰國此前宣布在三國貿易結算中采用非美元貨幣或者本幣化交易。

        外媒認為,盡管有跡象表明儲備需求正在下降,但要取代美元成為世界首選儲備貨幣并不容易。美聯儲數據顯示,大約40%的全球貿易交易使用美元,而80%的全球跨境交易使用美元。作為冉冉升起的品種,人民幣受到了廣泛關注,但不足3%的占有率意味著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持有美元外匯儲備的另一個好處是,美國市場的流動性和深度明顯高于其他市場。美國國債23萬億美元的市場規模是日本國債市場的兩倍多,在歐洲,英國、德國、意大利和法國的政府債券市場都不足3萬億美元。

        IMF指出,盡管國際貨幣體系在過去60年里發生了重大結構性轉變,但美元仍是占主導地位的國際儲備貨幣。不過從長遠來看,美元地位的任何變化都可能會出現。

      【編輯:宮宏宇】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3.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