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
    1. 分享到:

      “雙碳”目標倒逼山西發力綠色GDP

      “雙碳”目標倒逼山西發力綠色GDP

      2022年04月06日 01:29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煤炭大省山西正成為中國碳減排路上攻堅克難的一個縮影。

        日前,山西省委書記林武在對太原、大同等地的地熱資源開發利用調研時強調,以“雙碳”目標為牽引深化能源革命,積極推進地熱資源勘查和開發利用項目建設,促進清潔低碳和可再生能源發展,為全方位推動高質量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這彰顯了山西在轉型升級、低碳發展上的決心。眼下,這個擁有著豐富煤炭資源的大省開始向地熱、風能、光伏等新能源領域發力。

        這背后是能源輸出大省的減碳焦慮。軟則無法實現目標,硬則傷害傳統“飯碗”。

        有國內機構測算,在不考慮全國統一市場和區域分工等因素的前提下,按照《巴黎協定》山西二氧化碳排放量是其經濟、生態、人口等因素測算下來額定量的15倍。雖然這種測算并沒有被國家有關部門采納,但卻從另一個側面為山西的減碳敲響了警鐘。如果不下大力氣調整產業結構,進行低碳發展,來自能源上的巨大發展優勢也將被消磨殆盡。

        山西省省長藍佛安3月初曾撰文指出:山西要加強節能和低碳技術攻關,推進重點領域節能降碳,不斷做大低能耗、低排放的綠色GDP。

        困局:山西碳排放缺口巨大

        自從2020年9月中國明確提出2030年“碳達峰”與2060年“碳中和”目標后,減碳就成了一個不可回避的話題。這也讓煤炭大省山西開始思考新的發展路徑。

        2021年上半年,《自然資源學報》上公開發表的一篇學術報告再次挑動山西緊張的神經。這篇題為《巴黎協定下中國碳排放權省域分配及減排潛力評估研究》的論文是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項目“巴黎協定下中國農業碳排放權省域分配及協同減排策略研究”中的一項重要研究成果。

        文章經過模型搭建和數據分析,認為人口數量、地區生產總值、碳生產力、林木蓄積量、農作物播種面積等因素是一地碳排放權的決定性因素。這里面,林木蓄積量的權重達到38.93%、地區生產總值的權重為17.4%、農作物播種面積的權重為16.40%、碳生產力的權重為13.89%、從業人口的權重為13.38%。由此,測算的結果是2017年山西的碳排放權僅為0.591億噸,占全國134.9億噸的0.44%,在全國排倒數第二位。這個研究報告進一步測算,2017年山西的碳排放已經達到9.118億噸,占到全國的6.76%。

        這篇論文的第一作者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田云副教授告訴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該研究沒有考慮全國統一市場和區域分工等因素,但作為研究本身,是有著嚴格論證依據的。

        某碳交易網負責人向貝殼財經記者透露,當前各地、各企業的碳排放權及碳排放量都是不公開的,但他同時表示,各研究機構的測算也并不是沒有依據,值得參考。

        貝殼財經記者匯總生態環境部公開信息得知,當前企業獲得的碳排放額度采取基準法來確定,即生態環境部通過行業的歷史碳排放強度來確定一個基準線,結合企業的產能情況確定企業的碳排放額度。而全國在對8個省市多行業碳排放權交易進行地方試點的同時,也只是將碳排放的大戶——發電行業納入了全國碳市場,涉及2162家企業,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46億噸。其中,山西的電力企業有119家,約占全國電力行業碳排放的7%,全國排名第三位。

        有知情人士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在上報歷史排放時,因為畏懼心理,山西電力企業普遍存在下壓數據的現象,以致碳排放基準就被人為壓低,山西企業缺碳現象十分普遍。2021年第四季度,因為能源保供,很多企業為了買碳排放權,付出了很大代價,有的企業為了購買碳排放額度,支出以億元計。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21年1-12月山西省發電量為3734.4億千瓦時,累計增長8.9%,發電量占全國比重約為4.6%。其中火力發電量為3205.7億千瓦時,占山西省發電量比重約為85.84%,占全國發電量比重約為3.95%。

        按照目前通行的統計方法,火力發電每發電1度需要排放0.785千克二氧化碳,山西3205.7億度電則需要排放大約2.5億噸二氧化碳。這在全國的占比依舊比較大。

        山西省社科院(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研究三部負責人高劍峰先前在媒體上公開表示,山西企業“買碳”還是“賣碳”主要取決于碳價、碳減排方面的成本、碳減排成本納入后的經濟收益。企業通過買進碳的配額賣出產品以后賺到的錢,能覆蓋碳減排成本,還能賺錢,不妨“買碳”;如果通過技術改造等有很好的市場預期,“賣碳”也沒問題。

        事實上,電力行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如果有需要,那就算“買碳”也必須保證能源供應。

        必須面對的是,山西無論按照專業的學術測算,還是現實的碳排放基準,其分配到的碳排放額度與龐大的產業需求相比,都是十分緊張的,轉型升級、低碳發展已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壓力:面對“雙碳”目標,政策如何“軟硬適度”?

        3月7日,山西省省長藍佛安在《學習時報》撰文指出:山西煤炭資源豐富,含煤面積約占全省總面積的40%,探明儲量約占全國的1/3。經過多年發展,山西煤炭產能達到13.6億噸,先進產能占比超過75%,發電總裝機容量達到11591萬千瓦。新中國成立以來,山西煤炭產量累計達225億噸,外調出省煤炭150億噸左右,凈輸出電量1.47萬億千瓦時,為保障國家能源安全、支援國家現代化建設作出了重大貢獻。

        不過,這個能源輸出大省也面臨著減排焦慮。有山西環境官員告訴貝殼財經記者,面對自身的情況和當前的形勢,山西的“雙碳”策略確實不好拿捏,“軟則無法實現目標,硬則傷害傳統‘飯碗’”。

        按照2021年2月1日起施行的《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規定,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機構通過全國碳排放權注冊登記系統,記錄碳排放配額的持有、變更、清繳、注銷等信息,并提供結算服務。屬于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覆蓋行業,以及年度溫室氣體排放量達到2.6萬噸二氧化碳當量的企業將被列入溫室氣體重點排放單位。

        當前被納入碳排放交易市場的僅僅是火電行業,約占全部碳排放總量的44%。然而,工業生產、建筑業、交通運輸業同樣是碳排放的重要來源,約占碳排放總額的40%。目前,浙江、重慶等多地已經采取措施,鼓勵電力、鋼鐵、焦化、化工、建材、有色和煤炭“6+1”重點行業實現“雙碳”目標。分析人士指出,這些重點行業正好涵蓋了山西的傳統產業,隨著國家將這些行業納入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步伐加快,山西終將面臨“雙碳”發展的嚴峻挑戰。

        山西省生態環境廳有關工作人員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山西已經完成了國家發改委下達的減碳任務,而山西圍繞“雙碳”目標的具體行動計劃,還沒有最終敲定。

        山西省長藍佛安在上述文章中指出: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煤炭仍然是我國的主體能源。能源保供始終是事關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和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大事……今后將推動煤炭和新能源優化組合,加快非常規天然氣增儲上產,積極有序發展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地熱能、氫能等新能源,加快建設清潔能源基地,進一步提升對國家能源安全和宏觀經濟穩定的支持保障能力。

        不過,山西省長藍佛安在上述文章中也提出:以“雙碳”目標倒逼轉型。他表示:堅持系統觀念,正確處理發展和減排、整體和局部、長遠目標和短期目標、政府和市場等重大關系,把“雙碳”工作納入生態文明建設整體布局和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堅持降碳、減污、擴綠、增長協同推進,加快制定山西“雙碳”工作實施意見和碳達峰實施方案,完善綠色低碳政策體系。堅持把降低能耗強度、提高能效水平作為主要抓手和主攻方向,進一步完善能耗“雙控”制度,健全“雙碳”標準,堅決遏制高耗能高排放低水平項目盲目發展,推動能耗“雙控”向碳排放總量和強度“雙控”轉變。加強節能和低碳技術攻關,推進重點領域節能降碳,不斷做大低能耗、低排放的綠色GDP。

        探索:為碳減排打開更廣闊的視角

        “常常被忽略掉的還有生活消費,而碳排放也絕對不限于二氧化碳,”山西省環保產業協會會長樊文彬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嚴格來說,應該是二氧化碳當量的碳排放?!?/p>

        在《碳排放權交易管理辦法(試行)》中,針對人們常說的“碳排放”給出定義:是指煤炭、石油、天然氣等化石能源燃燒活動和工業生產過程以及土地利用變化與林業等活動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也包括因使用外購的電力和熱力等所導致的溫室氣體排放。而這里的溫室氣體是指大氣中吸收和重新放出紅外輻射的自然和人為的氣態成分,包括二氧化碳、甲烷、氧化亞氮、氫氟碳化物、全氟化碳、六氟化硫和三氟化氮。

        樊文彬表示,在山西乃至全國,一提到碳排放,大家往往想到的只有二氧化碳的排放,但是在山西因為采煤甲烷氣體的排放也不可小覷。甲烷氣體的溫室效應是二氧化碳的20多倍。

        為了把碳排放從二氧化碳的束縛中解放出來,為碳減排打開更廣闊的視角,山西省環保產業協會按照《巴黎氣候協定》的有關規定,并遵循ISO 14064的具體要求,推出了“GHG聚碳工作規則”。

        山西省環保產業協會秘書長馬國榮解釋,GHG就是溫室氣體,ISO 14064規定了國際上最佳的溫室氣體資料和數據管理、匯報和驗證模式,使排放聲明不確定度的計算在全世界得到統一。

        該協會環境工作者田花榮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GHG聚碳工作規則”對所有產生溫室氣體的行為進行了界定,把目前停留在生產(發電)領域的減碳政策,延伸到所有的生產行為,并最終到達每一個人的消費場景。這樣,就使得碳減排與每一個組織和個人都息息相關。為了把這種綠色低碳的生活理念推廣開來,他們在自己的協會辦公室進行了實驗。

        貝殼財經記者看到,該辦公室用環保型材料裝修,能不開的燈就不開,降低空調溫度或者關閉空調,電腦不用時隨時關機,從不使用一次性杯盤、餐具,工作人員堅持公共交通出行。他們到協會成員單位進行輔導,爭取更多的組織和個人加入這樣的行動。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把低碳引入生活已經在全國各地多點開花。廣東省從2015年就開始試點運營碳普惠平臺,一些支付平臺、地圖軟件也推出了運動減碳、公共交通出行紅包,而多款“零碳”小程序也上線運行。在碳普惠機制下,組織和個人的減碳行為將會產生現實的價值,并且可以獲取經濟收益。

        不僅如此,“雙碳”目標也正在喚醒減碳產業的發展。山西瑞成達生環科技公司是一家污水處理企業,在與山西省環保產業協會交流后,發現在污水處理過程中溫室氣體排放的問題,并開始為污水處理建立碳足跡。

        也有業內人士向貝殼財經記者表示,當前碳交易、碳足跡、碳金融、碳普惠、碳培訓等因為減碳而衍生出來的服務產業儼然生意屬性比減碳本身更受到追捧,平臺、機構專注于爭搶市場蛋糕,這些亟待規范。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在喚醒組織個人減碳意識,推動減碳行動的同時,規范引導減碳衍生行業健康發展尤其重要。對于山西而言,最重要的是,要持之以恒地推動能源革命,按照國家部署,提高能源綜合生產能,增加綠色GDP。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白華兵

      【編輯:田博群】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