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

      分享到:

      如何更好地閱讀“世界文學”

      如何更好地閱讀“世界文學”

      2022年03月24日 10:42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光明書話】

        世界文學不屬于任何特定的民族,而是全人類的精神財富。日本文藝評論家、翻譯家、東京大學文學教授沼野充義,從2009年11月到2016年底,用7年時間,邀請多國作家、詩人、翻譯家、學者,進行了26次對談,并將對談結集成書,出版了《東大教授世界文學講義》(5卷本)。沼野充義在該書的序言中指出:“本書主要是通過與各位受訪嘉賓的對談,盡量深入淺出地從整體上介紹當前的世界文學是怎樣的一個現狀,有哪些優秀作品,以及讀書方法的推薦等。我希望這本書既可以作為初高中學生的文學入門教程,同時也能成為成年人文學再入門的參考書?!?/p>

        這5本書涉及中國、俄羅斯、美國、日本、英國、德國、東歐等眾多國家的文學,談論了與當代社會、文化相關的諸多話題。沼野充義還邀請了楊逸、田原、張競三位中國作家、翻譯家、學者進行對談,并指出,中國文學源遠流長,在歷史上對日本文學很有影響,而中國古詩的影響最為深遠,尤其是飲酒作詩的傳統在日本也得到了繼承,中國現代詩也是一個非常深邃的世界。

        沼野充義以生動的例證,從三個突出的方面把讀者引入當前的“世界文學”,從而指導讀者如何更好地了解并閱讀“世界文學”。沼野充義認為,世界文學應該在保持各民族、各種語言獨特個性的同時,又勇于打破彼此的隔閡,讓各個民族的文學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并學會取長補短。他與對談者們在26次對談中,最為突出地關注了當前世界文學的三個重要問題。

        重視文學作品的文學性。

        沼野充義認為,從真正的文學中留存下來的文化財產,和僅僅只是為了消費而被創作出來的有趣讀物之間,存在著本質區別。因此,他和對談者們在對談中高度重視“純文學”。在詩歌方面,強調現代詩歌的純粹性和表現的新鮮感。在小說方面,十分重視小說的藝術性。其具體表現又有兩個方面。

        第一,重視技巧。小說家平野啟一郎特別強調,作家必須保證“純文學”中“純”的一面,重視藝術性的設計或藝術技巧,并以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創作為例,進行了有力的論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說不僅情節引人入勝,而且構思巧妙完美。讀者們既可以把他的作品當作是淺顯的推理小說,也可以通過閱讀他的小說,從更深入的角度去思考“生存的價值,死亡的意義”。

        第二,重視語言。文學是一門極致的語言運用的藝術。小說家小川洋子指出,文學之船能駛多遠,水能潛多深,語言起到了很大作用。語言不僅是載體,也是文學賴以棲身的家園。馬拉美說:“詩不是用思想寫成的。詩是用語言寫成的?!辈粌H詩歌如此,小說也一樣,巴別爾的《騎兵軍》每篇小說都文筆洗練,語言高度凝縮,沒有浮泛之筆,在西方和俄國都有很大影響。

        指明讀者自己閱讀的重要性及閱讀方法。

        書中指出,所謂的世界文學不是看大家讀了多少作品,而是應該如何選擇作品、如何閱讀作品。由于文學歷史的進程中“經典”本身在不斷演化,因此,所謂世界文學,其實是關于你我究竟應該讀什么、怎樣讀的問題。也就是希望讀者不要在最初剛接觸世界文學的時候就把自己束縛在某個書單之上,強迫自己“非要看完”某些作品,而是盡可能地沉浸在自己感興趣的作品中,隨著閱讀的深入,讀者們就會發現,能夠引起自己閱讀興趣的下一部作品會自然而然地出現在心中。這樣一來,讀者自身的閱讀視野才開始真正地面向世界,獲得不斷的拓展。而這是在世界文學之崇山峻嶺中一條最優的閱讀路徑。

        沼野充義指出,盡管在互聯網時代,信息變得容易獲取,但是閱讀本身并沒有改變,計算機不會代替人類閱讀文學作品并享受作品帶來的感動。所謂閱讀,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去讀、去感受、去體驗、去分析,并從中有所收獲。對于文學而言,這種“閱讀”的過程是最基本的。他還指出,在閱讀了好的書籍之前和之后,讀者肯定會發生一點變化,看待這個世界的目光肯定也會不同。在此基礎上,該書介紹了多種閱讀方法。

        第一,多讀古典文學作品,它是讀者的重要底蘊。該書指出,過去時代創作的古典文學作品,經歷了時間考驗,不僅流傳至今,而且仍然具有重要的價值。其中很多作品具有突出的現代性,蘊藏著能夠引起現代讀者共鳴的深刻,如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先在自己的作品中提到了現代社會中那種種令人擔憂的問題,如“恐怖主義”“虐童”等,而且以一種深刻、最本質的方式對這些問題進行了探討。因此,他的文學作品具有某種超越時代的敏銳性和厚重感,至今仍然讓人覺得他是“領時代之先”的人。

        第二,優秀的文學作品尤其是古典作品具有多層次和多義性,應該用多種方法閱讀。沼野充義具體闡發道,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說具有某種多義性。其名作《罪與罰》,講述的是一個叫拉斯柯爾尼科夫的年輕人殺害了一個放高利貸的老太婆的故事,如果讀者把重點放在犯罪和刑偵的情節中,就可以把它當作一部犯罪小說來閱讀。同樣,如果將重點放在作品的其他方面,那這個作品就既可以是部“都市小說”,又可以是一部“社會風俗小說”,還可以看作是“心理小說”或是“宗教小說”,甚至是一部終極的“思想小說”。而所有優秀的文學作品都非常善于表現多層次的復雜內容。

        第三,不同的年齡要讀不同的書,但必須從小讀書,古典文學作品更是要反復研讀。該書強調,由于年齡不同,對作品的解讀就會不同,因此讀書要選擇適合其年齡的書籍,而且古典作品需要反復研讀。因為優秀的古典文學作品有一個顯著特征,那就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當你嘗試重新閱讀的時候,還會發現它不同的側面和別樣的精彩。所以,對于這些作品不要只讀過一遍就覺得自己看懂了,然后就將它束之高閣。

        強調翻譯的重要作用。

        沼野充義指出,文學作品的翻譯,經常被詬病失去了原文的韻味、是二次模仿的水貨,只有原文才是唯一神圣的,而翻譯的過程損害了這種神圣性。其實,換一個角度來看,就會發現,翻譯雖然確實有這樣那樣的局限性,但它有一種力量,使得作品可以超越某個國家的邊境去到更廣闊的世界,在那里與新的讀者們相遇。翻譯的過程可能使它失去了什么,但只要是有趣的好的作品,特別是優秀的文學作品,其中一定存在著更堅韌、更雋永的東西,閱讀了就一定會從中有所得。而且,如果沒有翻譯,就沒法閱讀用外語創作的文學作品,所以翻譯是閱讀外國文學的一種必要手段。翻譯有一種讓原作歷久彌新的力量,這也是翻譯的魅力之一,持續地進行翻譯工作,一定是可以使世界文學更加豐富的唯一方法。

        (作者:曾思藝,系天津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編輯:羅攀】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3.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