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

      分享到:

      中國山水畫中的詩意與審美境界

      中國山水畫中的詩意與審美境界

      2022年03月28日 10:02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很多人分不清中國山水畫和西方風景畫之間有何異同。雖然兩者畫的都是風景,但它們有著本質的區別。這里暫時不談兩者工具材料、表現方法的不同,只從思想表現上說,西方風景畫主要表現實景,懸掛起來能起到裝飾的作用,而中國山水畫則被賦予了更多思想,不能簡單地作為裝飾品來理解。

        談起如何欣賞一幅中國山水畫,“臥游”一詞最為常用。據說,南北朝時期的宗炳,壯年時多方游歷,年紀大了便將生平所到之處畫在墻壁上,期望達到澄懷觀道、臥以游之的效果。雖然人們常用宗炳的故事來解釋臥游,但這個詞可能會引起一些人的誤解,認為臥游是年齡大了,玩兒不動了,躺在床上回味自己親身游歷過的風景,有種爐火旁打盹、回憶青春的感覺。事實并非如此,臥游與真實的山水沒有太大的關系,它有著更為超脫的精神追求,是一種澄懷觀道的精神活動。我們可以通過東晉王羲之《蘭亭序》中的說法來體味這種精神活動。王羲之在與友人度過美好的一天之后,不由得感嘆時光易逝、人生短暫,進而思考人生的真諦,以及能夠予以解碼的方式,認為人生在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一靜一動,一個向內一個向外,雖然方式不同,但均能在“欣于所遇”之際達到“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的境界。審視王羲之所說的這兩種方式,一個向內心去尋求,另一個則通過體察外在的世界去尋找。欣賞中國山水畫時所說的臥游,便是王羲之所謂的“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是一種身居斗室,通過畫家構建的山水世界去體味萬物、思考古今和人生,進而提高自身精神境界的過程。

        如何能做到臥游呢?有一些外部的條件要滿足。鑒賞者首先要偷得浮生半日閑,讓自己從外到內地安靜下來。文人士大夫歷來就有崇尚“閑”的傳統,如宋代蘇軾就曾有“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閑者便是主人”的說法。鑒藏書畫古董也歷來被認為是符合“閑”的一種生活方式,南宋趙希鵠《洞天清錄》寫道:“人生世間,如白駒之過隙,而風雨憂愁,輒三之二,其間得閑者,才十之一耳。況知之能享者,又百之一二。于百一之中,又多以聲色為樂,不知吾輩自有樂地。悅目初不在色,盈耳初不在聲。明窗凈幾,焚香其中,佳客玉立相映,取古人妙跡圖畫,以觀鳥篆蝸書,奇峰遠水,摩挲鐘鼎,親見商周?!泵鞔虼簼伞堕L物志·序》更是將收藏古董這樣的“閑事”作為衡量人品、才情的一種方式:“夫標榜林壑,品題酒茗,收藏位置圖史、杯鐺之屬,于世為閑事,于身為長物。而品人者,于此觀韻焉,才與情焉?!泵鞔咤ァ堆嚅e清賞箋》對“閑”做了這樣的闡釋:“心無馳獵之勞,身無牽臂之役,避俗逃名,順時安處,世稱曰閑。而閑者匪徒尸居肉食,無所事事之謂。俾閑而博奕樗蒲,又豈君子之所貴哉?孰知閑可以養性,可以悅心,可以怡生安壽,斯得其閑矣?!弊屪约簭姆泵Φ氖聞罩谐樯沓鰜?,安靜下來,才能走進一幅山水畫的世界。

        其次,書房要小,即所謂的“斗室”。如果你去過故宮博物院內乾隆皇帝著名的書房三希堂,就會對這種“斗室”有直觀的感受。在偌大的紫禁城內,由養心殿西暖閣改造成的三希堂僅有八平方米大小??梢韵胂?,乾隆從繁忙的政務中偷得半日的清閑,在這個小而雅致的房間中靜坐榻上,展卷鑒賞書畫。三希堂內,墻上懸掛的對聯“懷抱觀古今,身心讬毫素”,仿佛是對臥游一詞的注解。

        再次,展卷也有講究,中國山水畫除了如郭熙《早春圖》、范寬《溪山行旅圖》這樣大幅的屏障外,宋元以前流傳下來的畫作,更多的是一卷卷小而精致的長卷作品,更適合在斗室之內欣賞。鑒賞這樣的長卷時,一邊展開一邊卷起,目之所及總是一段一尺左右長的畫面,讓人產生“移步換景”的觀感,能細細品味每一棵樹、每一塊山石、每一處溪流。明代中晚期之后,大幅立軸的作品迅速增多,被用來懸掛在壁上。鑒賞這些作品,對作品懸掛的高度、觀者與作品之間的距離都有要求。選擇適宜的高度和距離,觀者便能按照畫家的設定走進其所營造的山水世界。

        當然,除了單獨欣賞,也可以邀請一兩位高人雅士同觀。明代周荃寫信邀請周亮工赴約賞畫,他在信中寫道:“室不甚幽,然不燥不濕,頗可坐臥。室中所懸畫,雖太舊,然是李營丘手跡,董文敏三過而三跋之,頗為識者所賞。酒不甚清,然是三年宿醞,多飲頗不使唇裂。主人雖老,然不憊,頗能盡夜奉客歡?!比绱搜s,不禁讓人神往。

        古代的書畫佳作不像現在這樣大多被陳列在博物館、美術館中,那時,只有極少數的人才能有幸珍藏和把玩這些佳作。明末清初,元代畫家黃公望的名作《富春山居圖》被吳問卿所藏,鄒之麟在題跋時羨慕地寫道:“問卿何緣,乃與之周旋數十載,置之枕籍,以臥以起;陳之座右,以食以飲。倦為之爽,悶為之歡,醉為之醒?!眳菃柷鋸浟糁H想用此畫陪葬,令家人將畫燒掉,所幸被其侄子從火中救出。一卷《富春山居圖》遭此一劫,裂為兩段,至今一藏浙江省博物館,一藏臺北故宮博物院?,F如今,我們所處的時代能輕易地見到一些中國山水畫的佳作,各大博物館、美術館中均能見到一些古代經典畫作的身影,高清印刷的畫冊下真跡一等,網上的高清圖片也纖毫畢現,這一點古人遠不能與我們相比。

        有人要問,即使我滿足了以上這些外部的條件,但在欣賞中國山水畫時,依然難以取得臥游的效果,怎么辦呢?

        中國山水畫有一些主要的題材,通過這些題材傳達出大致相同的含義。同類題材的作品,畫家在表現手法的選擇上、在畫面的營造上也是類似的,通過類似的象征物傳達一定的意境。了解了這些題材,觀者與畫家之間就能完成最基本的精神層面的溝通。這類常見的題材有隱逸、送別、祝壽、雅集、待渡、行旅等。我們選其中的隱逸和送別兩個題材來舉例說明。

        隱逸是中國山水畫最為常見的題材之一。晉代陶淵明的《桃花源》成為歷代文人向往隱居生活的一個意象,“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生活狀態是許多人所向往的。千百年來,不知有多少人產生過歸隱的心思,不幸身遭亂世,難免不起隱居之情;為煩瑣的俗務所累,禁不住會在心中低吟《歸去來兮辭》;不被世人所理解,也會時而在心中泛起“仰天大笑出門去”的沖動,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想“致君堯舜上”卻無門路,便想通過一隱成名,走一條曲折迂回的道路……種種原因,讓隱逸成了詩文書畫中常常被表現的主題。元代畫家王蒙的《青卞隱居圖》便是此類題材的代表作之一。王蒙為元代著名書畫家趙孟頫的外孫,一生或隱或仕。在這幅畫中,綿密的群山圍繞出一個居于畫面左上方的向內的世界,這是一個隱逸的世界,是理想的彼岸。與此同時,畫面右下方被群山隔絕在外的世界象征著外部的現實世界,是現實的此岸。鑒賞這幅作品,觀者被畫家設定為站在此岸之人,目光會不由得沿著畫家設定的線索,逐漸越過密林深處,透過綿延的山脈,終于發現了一個別有洞天的彼岸世界。這樣欣賞一次,便是一次臥游,既是觀者與畫家之間的一次交流,也是鑒賞者與自己的一次心靈對話。從這幅畫的創作時間判斷,此地當時正處于戰亂之中,不太可能呈現出如此靜謐的氛圍,但王蒙卻通過自己的畫筆,營造了一個理想的山水世界。

        送別也是中國山水畫最常表現的題材之一。人生之中,離別是一個永恒的話題?!伴L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惫磐駚?,有多少詩篇寫盡了離別之情,有多少幅畫作表達了依依惜別的情感。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朱彝尊出京時,王翚以一幅自己所畫的山水相別。朱彝尊作詩道:“王郎五載一相逢,寫出云巒別思重。仿佛攝山風月夜,秋窗同聽六朝松?!彪x別造成的兩地相隔,通過一幅山水畫作為紐帶把兩人連接了起來。清代畫家王原祁曾仿元代畫家高克恭筆法作畫一幅,送給被他稱為松來的先輩。王原祁在題款中寫道:“先輩松來將為楚游,出側理索畫,寫此入奚囊中。瀟湘夜雨,與湖南山水恰有關會,出以房山法,更見元人佳趣爾?!笨梢?,王原祁送給這位前輩的畫作,不僅在內容上通過瀟湘夜雨來讓對方感受到他的送別之意,而且在畫法上也作了精心的選擇。送別一類的中國山水畫,也有相對固定的程式。通常,我們首先會看到畫面前景中的人物,他們站在告別的此岸;其次,我們會隨著離別之人的方向被畫家引向遙遠的彼岸。往往,此岸象征著當下,而彼岸則象征著未來。比如明代畫家沈周的《京江送別圖》即是離別題材的代表作之一。這幅畫是沈周送給即將遠到四川赴任的敘州太守吳愈的作品。畫面描繪了眾人與朋友長揖而別的情景。但畫家并未著力去刻畫人物,而是用大量筆墨營造了一個此岸和彼岸的世界,郁郁蔥蔥的林木掩蓋了離別的傷感,讓觀者進入畫家營造的山水世界中,去體悟遠方和未來。在畫中,彼岸不僅是一個象征著遠方的空間概念,更是象征著未來的時間概念。多年以后的我們,在欣賞這幅畫時,即使不知道沈周和吳愈的故事,但看到畫面,依然能夠體味到送別時的依戀與祝福。

        除了主題、相對固定的模式、類似的象征物之外,中國山水畫的意境還體現在畫家對筆墨的錘煉上。想要欣賞畫家透過筆墨所傳達的意境,需要具備一定的繪畫和書法知識。筆墨是指對毛筆和水墨的運用。透過欣賞畫面中的運筆和用墨,不僅能讓觀者判斷出畫家技法水準的高低,也能判斷出畫家的審美旨趣。中國文化講究在傳承的基礎上創新,作詩要讓人能看出你是學杜甫還是學王維,作畫也一樣,要讓人能看出你是宗某派、某家。所謂的宗某派、某家,最直接的是學圖式,高一級的是學筆墨,更高一級的則是學審美的意境。影響深遠的畫家,不僅能創造出自己獨有的圖式和筆墨語言,更重要的是能創造出獨特的審美意境。但這種審美意境是通過圖式和筆墨傳達出來的。比如我們熟知的畫家吳昌碩,他以幾十年的時間深入學習《石鼓文》,并把從中學得的筆法運用到自己的畫中,從而產生了一種被稱為“金石氣”的美感。不同的畫家會傳達出不一樣的審美意境,有的俊秀,有的清雅,有的樸拙,有的渾厚,有的華麗……長期學習某位名家或某幅作品,便會不自覺地在每一筆中都蘊含著這位畫家或這幅作品的審美意境。唐代張懷瓘在論書時認為:“文則數言乃成其意,書則一字已見其心?!边@句話的意思是,寫文章要寫出幾句話才能表達清楚意思,而書法只需要寫一個字便能讓人看出寫字人的心境。聽起來有些玄妙,但當你長期浸潤其中之后便能感受到他所言不虛。因此,當我們欣賞一幅中國山水畫時,最值得玩味的便是畫家的筆墨,以及筆墨所傳達出的審美意境。透過筆墨,觀眾不僅能與畫家心靈相通,還能與畫家所仿、所學的更早的畫家心靈相通,感受他們的高妙,提出自己的意見。透過筆墨,觀眾也能受到美的洗禮,欣賞宋代范寬《溪山行旅圖》能感受雄強之美,欣賞元代倪瓚《六君子圖》則能感受清幽之美。一幅畫是一個人,一幅畫是一個意境。觀者既是在品畫,也是在品人;既是在品味別人,也是在品味自己。在這個過程中,觀者通過畫家營造的山水世界,完成了一次臥游,完成了一次心靈的遠行。

        早在唐代,張璪就提出“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理念。千百年來,中國的畫家,尤其是文人畫家一邊在從自然界學得山石、樹木、云水的畫法,一邊通過自己的心裁,讓畫面傳達出更加深遠的意境。北宋畫家郭熙提出,山水畫要營造出一個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山水世界,使觀賞者可以想象自己在畫面所描繪的世界中行走、遠望、游覽、居住。郭熙認為,能實現這四個方面的畫作均為妙品,但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原因是即使在現實世界中占地數百里的山川,可游可居之處也難以占到十分之四,顯得更加難得。郭熙的要求既是對畫家而言,也是對觀者而言,“畫者當以此意造,而鑒者又當以此意窮之”。因此,與西方風景畫不同,中國山水畫不是對真實世界的寫照,而是營造了一個能讓觀眾臥游的山水世界,從而讓人完成一次充滿詩意的心靈之旅。

        (作者:劉亞剛,系北京語言大學副教授)

      【編輯:上官云】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3.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