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anazi"></track>
  • <table id="anazi"><ruby id="anazi"></ruby></table>
    <td id="anazi"></td>

    <table id="anazi"></table>

    分享到:

    女中英才辛憲英:勸弟盡忠職守 預言鐘會叛亂

    女中英才辛憲英:勸弟盡忠職守 預言鐘會叛亂

    2022年03月28日 10:14 來源:華西都市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魏明帝青龍二年(234年),蜀漢諸葛亮六出祁山,大舉伐魏,魏明帝命大將軍司馬懿率軍抵抗。兩軍對壘,司馬懿以逸待勞,諸葛亮屢次挑戰他都置之不理。

      五丈原上,諸葛亮隔著渭水和司馬懿對峙,他自感時日無多,清楚地知道這是他擊敗司馬懿的最后機會。為了刺激魏軍出戰,諸葛亮煞費苦心,特意給老對手送去了一套女裝:“是男人就過來決一死戰!”以此來刺激司馬懿出營作戰。

      魏軍眾將都以此為恥,要求出戰。不管是出于爭勝心態,還是為了安撫將士,司馬懿終于按捺不住,屢次要出兵迎戰,結果都被一個老頭攔住了——這人就是辛毗,他受魏明帝委派,持節趕來阻止魏軍出戰。

      最終,兩軍對峙三個多月,諸葛亮欲進不能,欲退不舍,后操勞成疾,病逝軍中。

      這是辛毗的高光時刻,而他的女兒辛憲英也頗為不俗,是魏晉時期“聰朗有才鑒”的著名才女 。

      

      為弟弟化解困局

      辛憲英(191年—269年),出身隴西辛氏,潁川郡陽翟縣(今河南禹州)人,曹魏衛尉、穎鄉侯辛毗之女,智慧勝過一般男子,只因生為女性,父親爵位最后才由弟弟辛敞繼承。

      不過,辛毗為辛憲英選了一門好親事,將她嫁入泰山望族羊氏。她的丈夫泰山郡守羊耽是東漢“懸魚太守”羊續的小兒子,后官至太常。

      羊耽二哥羊衜更有名,先后娶了孔融之女、蔡邕之女,女兒羊徽瑜是司馬師的景獻皇后,兒子羊祜是西晉元勛、太傅(追贈)。

      辛憲英外孫夏侯湛(東晉開國皇帝晉元帝舅舅)作《羊太常辛夫人傳》,稱贊外祖母“聰朗有才鑒”。當初,曹丕與曹植爭太子之位,曹操猶豫不決,魏國朝堂形成兩黨,辛憲英父親辛毗以侍中身份堅持立嫡以長,是曹丕的堅決支持者。

      217年,曹丕如愿以償被立為太子,一時得意忘形,摟著辛毗脖子說:“辛先生,知道我有多高興嗎?”對于此事,辛毗自然是高興的,他本就支持曹丕,曹植人氣高時,還真難說誰能奪得儲位。如今曹丕上位,辛毗也算有一份功勞,能得太子抱頸相慶,這種親密無間的舉動無疑就是一種榮耀。

      辛毗一回家,忍不住就把這事告訴了女兒,本來是想在女兒面前炫耀一番當爹的能耐,沒想到女兒卻嘆了一口氣,給父親澆了一盆冷水。辛憲英覺得這并不是什么好事,她分析道:“太子是將來要代替君王,成為宗廟社稷的主人。作為君王的繼承人,不能缺少憂慮之心,作為將來的一國之主,不能缺少畏懼之心。曹丕被立為太子,沒能感受到肩上的責任,本該憂戚卻沾沾自喜,他的統治憑什么能長久呢?魏國國運必然不能昌盛了?!焙髞泶_實如此,心胸狹窄的曹丕稱帝后,開始瘋狂報復與自己有宿怨的臣子,氣度全無,人品敗光。

      辛憲英弟弟辛敞在大將軍曹爽手下擔任參軍。249年,司馬懿趁曹爽出城去拜祭魏明帝高平陵,控制了洛陽都城,打算誅殺曹爽。大將軍府掌管軍事的司馬魯芝得知司馬懿關了城門,對大將軍不利,就率領府兵斬關奪門逃出城去,奔赴曹爽大營。

      魯芝闖關前來呼辛敞一同逃出去,辛敞不知道局勢會如何發展,本想觀望,現在又不得不做決斷,心里害怕,不知道如何選邊站位,就問姐姐辛憲英:“如今天子在外,太傅關閉了城門,人們都在傳太傅要搞政變,不知道他能不能成事?”

      辛憲英回答道:“天下的事,有些確實不能預知,但在我看來,太傅要發動政變,也是不得不如此做。明帝駕崩前,曾抓著太傅的手臂托付后事,這對于朝中人士言猶在耳。曹爽與司馬懿同為顧命大臣,受托孤重任,曹爽卻獨斷專行,行為驕奢,對王室不忠,于人倫不直。司馬懿這次行動,不過是要誅殺曹爽而已?!?/p>

      對于弟弟“司馬懿能否成事”的疑問,辛憲英判斷司馬懿一定能成事,因為曹爽根本不是司馬懿的對手。

      辛敞心想,聽姐姐這意思,曹爽必敗啊,現在跟著魯芝去曹爽大營,事敗后豈不是要受牽連?!澳敲次铱梢圆怀龀菃??”辛敞又問。

      辛憲英卻說:“怎么可以不出城呢?職守是人之大義,但凡別人有難,我們尚且會憐憫,給予救濟。你現在吃曹爽的飯,卻不為他辦事,打算棄他而不顧,可能會招致不祥,不能這樣做。至于說到要為他人而死,為他人承擔責任,那是曹爽親信的職責,還輪不到你,你只是從眾而已?!?/p>

      辛敞覺得姐姐說得在理,于是就跟隨魯芝闖出城門而去。

      后來司馬懿果然誅殺了曹爽及其核心成員,曹爽手下一些邊緣官吏,包括辛敞則被放過。事后,辛敞、魯芝這類忠于職守、臨危不叛主的官吏反而獲得了人們贊譽。辛敞不得不感嘆:“如果我不找姐姐商議,幾乎要背上不義的名聲了?!?/p>

      

      勸子侄提防鐘會

      262年,鐘會(字士季)出任鎮西將軍。辛憲英雖然年過古稀,但仍然耳聰目明,關心著天下時事。

      她問侄兒羊祜:“鐘士季為何領兵西出?”羊祜回答:“這次向西用兵,是要一舉滅蜀?!毙翍椨⒄f出了自己的擔憂:“鐘會行事肆意放縱,不像是甘于久居人下的人,我擔心他早有異志?!毖蜢锂斎幻靼诅姇鞘裁礃拥娜?,辛憲英說得是沒錯,但老人家這種話要是傳出去,難免惹來麻煩。他趕緊止住了這個話題:“叔母不要再說了?!?/p>

      后來,鐘會又要求辛憲英兒子羊琇為參軍,辛憲英更擔憂了:“之前見鐘會領兵西向,我就為國擔憂,如今禍難已經殃及我們家了?!?/p>

      羊琇這種出身名門望族的紈绔子弟,當然不想充軍吃苦。即便滅蜀之戰有必勝的把握,但上了前線誰知道會發生什么意外,鐘會這個野心家領兵在外也不知道會干出什么事來。他問母親,這伐蜀參軍一職能不能拒絕。辛憲英說:“牽涉興兵滅蜀的國家大事,我們必定阻止不了?!毖颥L卻沒有死心,他堅持向司馬昭請辭參軍一職。辛憲英預料得果然沒錯,司馬昭沒有答應羊琇的請求。

      兒子臨行前,辛憲英告誡道:“你這次是不得不去了,一定要警惕、當心!古時的君子,在家對父母恪守孝道,在外則對國家盡忠守節,在職則對公事盡心盡責,面對大是大非,一定要慎思自己的立場,不要讓父母為你擔憂。參軍入伍,要想安泰成事,只有仁愛寬容。你一定要謹慎當心?!?/p>

      魏軍滅蜀后,鐘會謀反,羊琇臨危不懼,義正詞嚴地直言苦諫,因此保全了性命,還留下了美名。鐘會之亂被平定后,羊琇回到洛陽,因堅貞不屈、抗節不撓的表現被封關內侯。羊琇能全身而退,還拜爵封侯,不得不說是母親辛憲英有先見之明。

      辛憲英不好華麗,兒子羊琇卻奢侈傲慢,羊琇曾送給母親一件鼲鼠皮毛制成的名裘“鼲子披”,繡有錦邊,辛憲英覺得太奢華了,終不肯穿戴。外侄孫胡母揚(有說是兒子羊琇,還有說是侄兒羊祜)曾送給辛憲英一條錦被,她嫌錦被太過華麗就將被子翻過來蓋。西晉泰始五年(269年),辛憲英去世,享年79歲。

      宋元之際的史學家胡三省評論辛憲英:“女子之智識,有男子不能及者?!泵鞔鷮W者謝肇淛稱贊她為“列女中第一流人物”:“才智之婦,史不絕書,至于辛憲英者,度魏祚之不長,知曹爽之必敗,算無遺策,言必依正,當是列女中第一流人物也?!泵髂┣宄醯牟抛永顫O稱贊她:“善于料事如此,而又能料人,真女中之英才耳?!?/p>

      封面新聞記者 文康林

    【編輯:上官云】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 <track id="anazi"></track>
  • <table id="anazi"><ruby id="anazi"></ruby></table>
    <td id="anazi"></td>

    <table id="anazi"></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