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
    1. 分享到:

      在民族化中尋找中國交響樂的無限可能

      在民族化中尋找中國交響樂的無限可能

      2022年04月13日 09:40 來源:光明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熱點觀察】

        4月8日,散發著濃濃中國風的“國風雅韻”交響音樂會,為國家大劇院首屆“國樂之春”藝術節拉開序幕。這個春天,這樣的交響樂演出真不少。鄭州、拉薩、上海、成都、杭州等很多城市都舉辦了不同形式(線上或線下)的交響樂演出。

        提起交響樂,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高大上”,認為自己很難走近它。交響樂的確是一門高雅藝術,但隨著我國藝術事業的發展和全民藝術普及的開展,這門高雅藝術也逐漸走出殿堂,來到尋常百姓身邊。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至少有七八十支交響樂團。交響樂團不僅成為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標配,也開始出現在一些縣城,甚至重慶市南岸區迎龍鎮北斗村這樣的村子都組建了農民管樂隊。

        近些年,不少樂團已形成比較完備的音樂季制度,交響樂的觀眾群體在穩步擴大。同時,交響樂的觀眾也日趨年輕化。比如,在國家大劇院43萬名會員中,交響樂愛好者占到了三分之一以上。在國家大劇院觀賞交響樂的觀眾中,45歲以下的觀眾占比達69%,其中26至35歲這一年齡段觀眾購票最多。隨著交響樂在國內的快速發展,“交響樂民族化”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照搬外國交響樂技法行不通

        人類的交響樂發展史至今將近300年,而交響樂進入中國才100年左右。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由于樂團偏少、欣賞難度高、作品多是外國題材等原因,交響樂在我國始終屬于相對小眾的音樂類別,無法獲得廣泛普及和突破性發展。

        交響樂要在國內獲得長足發展,必須在本土化、民族化上下功夫,正如著名作曲家傅庚辰所指出的,“照搬外國的交響樂技法是行不通的,我們的音樂語言應該民族化”。

        其實,自從傳入中國那天起,交響樂就開始了本土化、民族化探索。蕭友梅的《新霓裳羽衣舞》、黃自的《懷舊》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不過,從20世紀20年代到新中國成立前,我國作曲家自主創作的交響樂作品,無論是技術層面還是藝術層面都不太成熟,整體帶有鮮明的歐式色彩。

        20世紀五六十年代是我國民族交響樂快速發展的一個時期,涌現出李煥之、王云階等一批優秀的作曲家以及《梁?!贰洞汗澖M曲》等優秀作品。其中,《梁?!房芍^是民族交響樂的里程碑式作品,它將中國戲曲藝術完美和諧地融入西洋音樂形式,二者相輔相成,獲得了驚艷的藝術效果。

        20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中外文化交流的增加,我國交響樂大步踏上民族性與國際性相融合的新旅程。通過將現代作曲技法與中國民族精神、音樂文化、審美風格相結合,民族音樂人創作出《納西一奇》《太行山印象》等優秀作品,為交響樂民族化開拓出新的空間。

        近年來,以中央民族樂團為代表的音樂團體,大膽創新,不斷突破,不僅打破了民樂總以獨奏這種單一形式點綴交響音樂會的傳統,還持續為交響樂注入中國元素,創作出《印象國樂》《又見國樂》《紅妝國樂》等經典作品,讓民樂與交響共奏出和美之音。

        結合今古 融匯中西

        坦率而言,過去百年,中國交響樂人雖然在本土化、民族化的道路上一直在探索,但更多時候還是在做“描紅”工作。學習借鑒外國的演奏技法、創作經驗是必要的,問題是學完之后如何化為己用,如何實現本土化、民族化。

        從交響樂在中國的百年發展史中我們可以看到,優秀的民族交響樂作品,大都勇敢吸收中國民族民間音樂的藝術精華,能將民族精神、民族文化有機融入交響樂的演奏技法中。因此,推動交響樂的本土化、民族化,總的原則應該是,創作要與中國實際相結合,要植根于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要善于借力民族音樂語言,同時還要觀照中國觀眾的審美口味。在技術層面,筆者以為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進行探索。

        第一,在選題上可以從中國歷史和傳統文化中取材。無論是《梁?!?,還是《新霓裳羽衣舞》,抑或是《霸王卸甲》,都取材于中國傳統故事,僅從名字看,就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這在文化和情感上能大大拉近交響樂與本土觀眾的距離。

        第二,在結構上可以學習借鑒我國傳統古譜。古譜的價值之于音樂,猶如古籍的價值之于歷史。它把轉瞬即逝的古調以某種特殊的方式刻寫下來,使后人可以部分地恢復原曲。民族交響樂創作,有時候完全可以“舊調重彈”。不過,古譜上的音樂與現代交響樂畢竟不同,因此創作民族交響樂時,如果借鑒使用古譜,要取其精華,舍其不足。

        第三,作曲時可以適當融入中國民族民間音樂的音調、音色、旋律。比如,朱踐耳創作《第二交響曲》《第十交響曲》等作品時,在交響樂隊中創造性地使用了古箏、古琴、銅鑼、嗩吶等中國傳統樂器,還巧妙使用了京劇、昆曲這些極富中國文化意蘊的音樂資源。朱踐耳等人的創作經驗告訴我們,只有深入吸收中國傳統和民間音樂的養料,才能實現中西方音樂文化的深度融合。

        上述這些雖然是技術層面的操作,但要做到絕非易事。作曲家只有熟練掌握西方交響樂的技法,又深刻領悟中國民族民間音樂的藝術內涵,才能真正做到結合今古、融匯中西,才能真正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除了好聽還要提升文化內涵與精神氣質

        “天籟之音”不僅要好聽,還要有文化內涵。推動交響樂的民族化,不僅要在作品的內容、形式、旋律上下功夫,還要努力提升作品的文化內涵與精神氣質。

        近年來,很多本土音樂人創作了不少講述中國故事的交響樂作品,認為自己的作品已經完成了民族化、本土化。其實,這些人對交響樂民族化的認識并不全面。正如著名作曲家關峽在接受媒體采訪中所言:“我們經常聽到的有些作品只是采用了民間音樂主題,隨意簡單地加以重復或變奏。它們只是單純地運用民間音樂素材,用民族樂器演奏,與民族化相去甚遠?!?/p>

        交響樂民族化包含很多內容,除了曲子的旋律要有民族特色,更重要的是通過作曲家創作上的深化,讓作品從內到外散發出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氣質。為此,除了掌握先進的創作技法和豐富的民族民間音樂元素,創作者還要在多彩而復雜的生活中磨煉一番,因為作品的精神氣質如劍鍔刀鋒,不是簡單增加一些材料就能獲得,而須經過火與水的反復淬煉。

        最近這些年,很多樂團加大了下生活的力度。比如,中國交響樂團在云南、福建、重慶、內蒙古等地建立了多個采風及創作實踐基地,經常組織作曲家赴各地采風,創作了《哈尼印象》《彝鄉情幻想曲》《哈尼紀念冊》《哀牢山狂想》《“云之南”第二組曲》等一批頗有地方風情與民族特色的交響詩篇。浙江交響樂團扎根吳越大地,創作了大量以浙江當地風土人情為題材的交響樂作品,如《山海經》《唐詩之路》《社戲》等。這些創作實踐,發出了中國聲音,講述了中國故事,是交響樂民族化、本土化的生動寫照。不過,一些作曲家仍然有些浮躁,為了快速生產出民族交響樂作品,采風走馬觀花,創作流于形式,作品缺乏對國家民族歷史、文化的深切觀照。所以,特別優秀的民族交響樂作品目前還是比較匱乏。

        總之,廣大藝術家要背靠中國文化與經驗,大膽吸收外來觀念與技法,摒棄無病呻吟和故弄玄虛,在作品中融入自己對時代、民族、命運和人性的思考,只有這樣,交響樂才能走上“中國創造”之路。

        (作者:張珊珊、劉香,分別系臨沂大學音樂學院講師、臨沂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編輯:上官云】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