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

      分享到:

      【上海戰疫錄】一群在上海租房的年輕人,倒貼錢當團長

      【上海戰疫錄】一群在上海租房的年輕人,倒貼錢當團長

      2022年04月17日 09:43 來源:中新網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一群在上海租房的年輕人,倒貼錢當團長

        作者:張曦

      哪怕我只是一根火柴,我依然愿意點亮自己

        這個春天,由于新冠疫情的蔓延,上海仿佛被凍住了。

        長時間的封控,讓很多小區不得不用團購的形式,購買生活必需品。

        因此,上海團長成為這場戰疫中備受關注的人群。

      4月10日晚,上海外灘的大屏上顯示出“上海加油”的標語。中新社記者 田雨昊 攝

        有人開玩笑說,這是上海版“我的團長我的團”。

        同時也有人質疑:疫情之下,沒有巨大利潤,為何要當團長?

        中新網采訪了三位在上海虹口某小區當團長的年輕人,她們的共同點是:租戶、年輕人、倒貼錢。

        以下為她們的自述:

      上海團長很賺錢?不賠錢就不錯了

        我叫柿子,95后,來自四川,是位設計師。

        當團長將是我一生都難忘的記憶。

        我每天從早到晚時刻盯著手機,在各個群里跳來跳去,和居民、各團長、志愿者、供貨商交流,詢問物流情況、整理訂單信息,忙得不可開交。

        有時喘口氣的時候想想,我不過只是搬到這個小區才三個月的租戶罷了。

        聽說大家以為上海團長很賺錢?但我們民間志愿者團隊不賠錢就不錯了。

        

      小區團購的剛需物資 受訪者供圖

        我經歷過居民的不理解,也經歷過因為物流太慢、蔬菜分量不足、不新鮮、土豆太多、胡蘿卜太多,拿大蒜壓分量等的“差評”。

        我們會收集信息反饋給供貨商,有的時候干脆把自己的蔬菜分出去,等下次再選供貨商時,就不再和他合作了。

        在居民群里,經常有不會用手機的老人想要團購東西,大家看見了,會截圖教他們,很多熱心人給我們團購的備注都是“幫隔壁老人買,老人不會用手機”。

        后來我們通過居民群收集了一波包括不會用手機,不會團購的老人名單,在物資配送中著重關注他們。

        前兩天,我還收到了來自鄰居小朋友的紙條,直接哭了。

        

      受訪者供圖

        這張紙條讓我想起,疫情下,小朋友也需要幫助,但對他們的幫助不是給他們買東西這么簡單,希望疫情早點結束,他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比如和我的貓見面。

        當團長確實不容易,之所以還選擇做,因為如果有一天,我的父母遇到同樣的情況,也希望能有一批年輕人,勇敢站出來組織這些。

      剛需,是柴米油鹽醬醋茶

      剛需,也是每個不能忽略的人

        我叫許諾,是個山東姑娘,我的家在北京,因為工作調動來到上海。

        原本 4 月份我計劃回北京訂婚,疫情發生時,我在北京,可為了上海家里的小動物還是選擇回來照顧。

        從小區封控開始,我就一直在做志愿服務,原本想申請當遛狗志愿者,但被拒絕了。

        

      受訪者供圖

        后來我又去當核酸志愿者,再到現在整合全小區團購的發起人,想起來心里五味雜陳,因為沒人相信我們不賺錢。

        我們的團購群都叫“剛需群”, 希望幫助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群。

        什么叫剛需?剛需,是柴米油鹽醬醋茶,是保持大家免疫力的肉蛋,是可以更易儲存的蔬菜。剛需,是每棟樓里那些需要照顧的獨居老人,是缺奶粉少尿不濕的新手媽媽們。

        

        我們不怕搬大米,只要大家真的需要,哪怕一個人一次買十幾袋。我們不怕大家想吃肉,肉能提高大家免疫力,但我們怕有人想吃雞胸,有人想吃雞翅,有人想吃雞腿。我們不怕大家想吃雞蛋,雞蛋是絕對剛需!但我們怕大家理解不了,全上海的雞都下不過來蛋了,能團購配送的雞蛋,大多都要搭配蔬菜發放。

        我們不怕辛苦,但我們怕大家哄搶物資,怕大家不聽從志愿者號召私自下樓拿貨,怕眾口難調,更怕大家說“你們是為了讓自己的渠道進來供貨而從中牟利!”

        

      鄰居給的感謝信和物資

        為了整合小區團購亂象,我們的志愿者每天要至少工作 15 個小時,有人三天只睡了一次 4 個小時的整覺,每天只吃得上一頓飯。

        我們收集了小區獨居老人和不會團購生活有困難的家庭清單,有很多好心鄰居托我們送去了湯包和其他方便老人吃的食物,老人家感動不已,遠在小區外的女兒還特地錄了一段《獻給愛麗絲》給我們的志愿者。

        忙碌一天回到家時,看到家門口鄰居留下的稀缺物資(飲料、餅干、蛋黃酥),瞬間眼淚就下來了……就是這樣一群可愛的人,在我們無數次想放棄的時候,拉住了我們。

        雖然我計劃疫情過后就搬回北京,但仍愿意放下所有來支援大家,我希望大家能開心一些,能有一些安全感。哪怕我只是一根火柴,我依然愿意點亮我自己。

      失去的睡眠,得到的同伴

        我叫蓓蓓,是個HR。我不是業主,只是個租戶。

        我覺得我也不是團長,就是位志愿者。

        我最開始加入是因為樓里老人買不到菜,我所在的樓老人多,沒有人知道有小區群,我就去找問。沒想到加入的第一個晚上,就直接干到凌晨一點多。

        那一天,我們梳理出了第一個采購配送流程規則。也是從那天起,我再沒睡過一個完整的覺。

        可能有的團長會賺錢吧,但我們是志愿者性質,有的團長甚至會墊資,賠錢是在所難免的,應該很少有志愿者會不賠錢。

        

      來自鄰居老人家屬的感謝 受訪者供圖

        遇到不會用智能手機的老人,我會確認對方的信息,不定時直接送過去一些物資。說實話,沒有人會永遠滿意團購的物資。價格、品類、內容、購買力都會成為不滿意的點。唯一辦法是繼續改良,實在不行把我自己的勻他一點。

        這次疫情,我被感動過很多次。

        我被居民感動過,當我們的防護服不夠時,很多人紛紛捐款。

        我被志愿者們感動過,當被誤會時,他們嘴上說解散群算了,但又繼續一邊收集需求信息,一邊打電話跟供應商確認價格。

        我被外賣騎手小何感動過,我們都叫他何俠,因為他特別有大俠的風范。每天他在外面承擔最大的風險,挨樓送貨。

        

      受訪者供圖

        還有我隔壁鄰居大哥,他本來不是志愿者,最后不知道為啥就也加入了,也可能經歷過湖北疫情吧。他可以在外面等貨等到半夜一點。

        我之所以還在堅持,是因為有那些募捐者的信任,還有每一句對你的謝意,老人婆娑的眼淚。

        還有我居然在一個陌生的小區,遇到了一群一樣的“傻子”,像精神支柱,彼此鼓勵,相互取暖,真好。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track id="ywvqt"><s id="ywvqt"></s></track>
      <track id="ywvqt"></track>

      <table id="ywvqt"></table>

    3. <acronym id="ywvqt"><strong id="ywvqt"></strong></acronym>
      1. <table id="ywvq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