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
    1. 從建筑開始改變凋敝的古村落,年輕人們又回來了

      分享到:

      從建筑開始改變凋敝的古村落,年輕人們又回來了

      2022年08月12日 05:36 來源:新京報
      大字體
      小字體
      分享到:

        8月9日,經歷了一場秋雨之后,夏日的炎熱稍減,京西群山中的村落里,愈發涼爽。盡管不是周末,但仍在暑假中的民宿主人韓永聰,也比平時更忙,訂房間的電話接連不斷,各個小院里的事務接連不斷。

        韓永聰的民宿,坐落在北京市門頭溝區齋堂鎮爨底下村,古村依山勢而建,彎彎曲曲的石板路,連通了一座座傳統四合院。青石為墻、灰瓦覆頂,每一座四合院都打掃得干干干凈,院子里掛著燈籠、油紙傘等傳統手工藝品。年輕人們穿梭在一個個院落間,感受這個歷經數百年卻又帶著現代氣息的山村風貌。

        從建筑開始改變凋敝的古村落

        在北京,爨底下村無疑是最知名的村莊之一,這個擁有400多年歷史的明清古村落,早在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開發旅游業,并漸漸成為京郊熱門的景點之一。

        在爨底下出生、長大的韓永聰告訴記者,爨底下最早的農家樂,在1993年就開始營業了,也是在那以后,爨底下這個村莊開始被山外的人們所知。這里的村民,也因此獲得了比其他村更高的收入。

        但旅游業的發展,并沒有真正改變這個村莊。和其他村莊一樣,年輕人一代代外出,只把這里當作一個假期才回來的“老家”。韓永聰也是出走的年輕人之一,在很長時間里,一直在旅行社工作,走遍大江南北,見過許許多多的景區村莊,他總覺得,爨底下的旅游業,無法真正支撐起一個繁榮振興的村莊。

        和爨底下相比,鄰村黃嶺西更加凋敝。出生于門頭溝城區的王帥,最初來到黃嶺西村時,村里常住的只剩下幾十戶,幾乎都是留守的老人和婦女,許多院落破敗不堪,甚至已經不能住人。

        改變的契機從2017年開始,當年,北京市發布《北京城市總體規劃(2016年-2035年)》,《規劃》提出,在門頭溝建設京西特色歷史文化旅游休閑區。隨后,門頭溝按照科學規劃、保護風貌、傳承文脈、改善民生、有機更新、適度利用的原則,制定了一系列發展規劃和政策。

        而其中,幾乎遍布全區的古村落、古建筑,無疑是最重要的資源。韓永聰和王帥都看到了鄉村振興的機遇,在那一年,他們都到了村里,從村里數百年的建筑開始,踏上了改變村莊的道路。

        活化古村落要靠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的人

        古村落如何真正利用起來,對韓永聰和所有有志于進行鄉村建設的人來說,都是一個挑戰。

        在回村之前,韓永聰看過很多南方的民宿,他想把村里的農家樂改造成高端的精品民宿,“當初得到了政府很大的幫助,但政府也給我們制定了底線,修舊如舊,在保護中活化?!?/p>

        “老房子怎么改造,才能讓原來的呆板變得靈動起來,才能適應現代年輕人的習慣?”王帥說,許多房屋已經很久沒人住了,光改造就是一個大工程。王帥最開始租了七八個院子,用了20個月才改造完第一批,“比重蓋要麻煩得多,成本也更高?!?/p>

        解決保護和活化的問題,不能僅靠設計師,王帥解釋,古村落有自己的生活傳統、歷史文化,而這些,恰恰是最好的資源。外來的設計師可以把房子設計得很漂亮,但很難真正把本地的特色融入進去。

        “還是要靠自己,靠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的人們?!表n永聰說。

        留守人口在家門口就業

        2018年10月1日,王帥在黃嶺西村的民宿開始正式營業。在爨底下,韓永聰的第一個民宿也開張了。

        深山里的傳統古村落,數百年延續不斷的北方鄉村生活場景,吸引了許多游客,“節假日,幾乎一直是客滿的狀態,非節假日的客流量,也比之前預計的多,尤其是這幾年,京郊旅游火熱,平常也能保持60%的上客率?!蓖鯉浾f。

        王帥的七八個院子,雇傭了十多個本村的居民,從事保潔、廚師、民宿管家等工作,每人每月收入在3000元到4000元。他們大部分是村里的留守老人和婦女,不用出村,就能得到就業的機會,這在以前,是很難做到的。

        在韓永聰看來,這比自己開農家樂更輕松一點兒,“前些年開農家樂的,基本上都是老人。就像我父親,70多歲了,那時候也還在經營農家樂。對他們來說,經營的壓力挺大的??腿硕嗟臅r候著急,因為體力跟不上服務的需求;沒客人的時候也著急,因為經營成本不低。所以,那時候的農家樂,其實已經很難持續下去了?!?/p>

        新的民宿,給其他村民也帶來了啟發,不僅是穩定的就業和收入,也有經營理念的變化,“我們改造完以后,也有挺多人開始學習,懂得了怎么進行標準化的服務,怎么才能給客人更好的體驗。比如床單等用品,都要一客一換?!表n永聰說。

        鄉村振興還在不斷拓展

        和爨底下相比,位于門頭溝雁翅鎮的葦子水村,起步時間更晚一點兒。葦子水村也是一個古村落,建村距今已近600年。村里有46座明清四合院,以青、白、灰為主色調,不施粉黛,格調素雅,村內生態保持完好,文化活動豐富,葦子水秧歌戲更是在2007年被列入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目錄。

        近幾年,葦子水村通過與企業合作,依托自然稟賦與傳統文化,在保留古建風格的基礎上,將幾處閑置民宅改造成“三顧葦廬”民宿小院,目前已是知名的京郊民宿。

        不過,和其他發展民宿的古村落不同,雁翅鎮為這里規劃了一個特殊的發展途徑——康養產業。雁翅鎮相關負責人介紹,“在葦子水村及其他多個村莊中,目前都在規劃和建設面向市民的長期租賃產業,同樣是古村民居,并不以短租、旅游為目標,而是通過打造豐富的鄉村業態,吸引城市居民在這里長期居住和生活?!?/p>

        “我們村自然資源非常豐富,各種特色農產品也比較多,而且山上有大片的梯田。居住在這里,既能體驗古村落所凝聚的傳統文化,也能享受優美的風景,還能夠近距離感受農耕的魅力,是很好的康養之地?!比斪铀妩h支部書記高彥輝說。

        2018年以來,門頭溝區累計投入涉農資金1.7億元,成功創建12個美麗鄉村,打造了“雁翅鎮田莊”“王平鎮古道農耕”兩條生態溝域,許多古村落都迎來了發展機遇。

        同時,為推動古村落活化利用,門頭溝區先后出臺了《“門頭溝小院”精品民宿扶持辦法》《門頭溝區加強傳統村落保護發展的指導意見》《一村一貌、鄉村營造村莊風貌整體管控提升行動方案(試行)》《文物建筑保護與開發利用實施細則》等政策,編制完成全部(14個)傳統村落保護發展規劃,建立涵蓋“整體空間形態-街巷-院落-建筑”的多維度、多要素保護體系,形成全區古村落活化利用“一張圖”,使傳統古村落真正成為鄉村振興最重要的助力和資源。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岳川】
      發表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9201號]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舉報郵箱:jubao@chinanews.com.cn 舉報受理和處置管理辦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評論

      頂部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