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
    1. 中新網首頁  視頻首頁
      往期回顧
      立囑記   編導:孫恒業   攝像:康登淋

      【字幕】北京海淀區陳維浩、陳巧明夫婦家

      【同期】陳巧明

      看咱的東西帶齊了沒有啊。

      【同期】陳維浩

      這是排隊卡。

      【解說】早上8點,陳維浩夫婦一件件地反復核對材料,這一天是他們去中華遺囑庫登記遺囑的日子。

      【同期】陳巧明

      帶上戶口本,房產證、有遺囑的咱帶上遺囑。

      【同期】陳巧明

      別把這東西忘了啊,好走吧。

      【同期】陳維浩

      哎,出去一趟。

      【字幕】出片名《立囑記》

      【解說】陳維浩今年68歲,老伴陳巧明62歲,他們想以訂立遺囑的形式把房產留給唯一的兒子。

      【同期】陳維浩

      現在不就一個孩子嘛,(擔心)他競爭能力不強,這北京城市的孩子們,是吧。像別人呢在外邊混得好不好的,最后不行就回家了。這個(我們的孩子)北京要再沒個家,他就什么都沒有了。而且如今社會比較自由,婚姻穩定性也不怎么好,所以有些擔心。

      【解說】夫婦二人要去的中華遺囑庫北京市第一登記中心,位于西交民巷。在這個不足60平方米的房間,每天都有十幾位老人前來辦理遺囑登記。隨著社會發展,家庭繼承糾紛屢見不鮮,為了未雨綢繆,許多老人選擇獨立第三方機構訂立遺囑。中華遺囑庫免費為60歲以上老年人提供遺囑咨詢、起草、登記和保管的服務。從2013年開始,中華遺囑庫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地開設了登記中心,截至2017年12月份,已經登記保管了8.2萬份遺囑。其中,僅北京一地就登記保管了44000余份遺囑,目前仍有7500多人在排隊等待登記。

      【同期】工作人員

      約好的是吧?

      【同期】陳維浩

      約好的,約好的。

      【同期】工作人員

      來6號7號。

      叔叔看上面攝像頭啊,

      【解說】為了確保遺囑具有法律效力,中華遺囑庫設立了一套嚴格的登記制度。每一個登記人都要完成身份識別、拍照錄像、文檔掃描等專業化的立遺囑全流程,并且需要接受精神評估。由于登記流程規范,法院認證率高,出現糾紛能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此前,經過再三咨詢和考慮,陳維浩老兩口才下定決心來到這里。

      【同期】陳維浩

      我們的遺囑立在這了就有法律效力了,這樣呢就別人不能左右我們的意見了。比如說他以前說過這個呀,以前說過那個呀。大家都扯不清是不是,F在都是增強法律意識嘛。

      【解說】在中國傳統觀念里,向來比較忌諱談論“身后事”,隨著時代演進,人們的思想觀念也在發生著巨大變化。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一登記中心主任黃海波就敏銳地發現了這一點。

      【同期】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一登記中心主任黃海波

      剛開始的時候呢,我們考慮到老人的感受,我們都不會用去世這個詞,都是用百年之后來代替。說到這些詞的時候他們的微表情,感覺還是有一點點不舒服,F在基本上不會有這種微表情。能夠感覺出來大家對這個真的是越來越開放。

      【同期】立囑人 李玉章

      (今天)來立遺囑啊,把房產留給孫子,希望他越過越好吧。(立完遺囑)就輕松了,撂下一檔心事。省的將來有麻煩,有法律效力這個。

      【同期】李玉章之子

      (將來)老人走了以后,肯定落在哪個人的頭上吧,反正得有個歸宿吧,得有一個繼承人吧,就說把這個事辦了以后,省得將來過戶的時候麻煩。

      【同期】媒體評論人石述思

      這是一種觀念的進步,中國傳統文化都是以家為單元的,F在呢隨著中國越來越富裕,社會越來越進步,每個人的自我意識都在覺醒包括老人的,這個趨勢是不可阻擋的。

       

      【解說】在很多人的印象中,立遺囑不是年輕人的事。但是近年來,不少年輕人開始提前行動,早早立下遺囑。彭子臣,今年35歲,有個溫馨的小家庭,孩子剛滿兩歲。2018年10月,他完成了預約,預計在2019年3月份辦理登記手續,他希望把遺產平均分給妻子、孩子和父母。

      【同期】彭子臣

      我們家里和和美美的四世同堂。但是呢就是我不想讓那樣不好的事情發生,就算是他們家庭關系都挺好。我也想把這個遺產寫得很清楚,誰的就是誰的,別因為一點一點的小問題產生大的矛盾,這是我的初衷。

      【解說】“立遺囑”不僅是對于身后事的提前安排,更重要的是對于親情、財產和人生無常等問題的理性思考。相比父輩,彭子臣這一代年輕人擁有更強的權利意識和法制觀念。

      【同期】彭子臣

      其實我是這樣理解的,因為我見的這個瑣碎的事情,還有復雜的事情特別多。我就是想遺囑是一個活人的權利,如果用好了你就是為剩下的活人減少發生麻煩嘛,我是這樣想的。

      【解說】據介紹,前來訂立遺囑的年輕人有些擁有大量財產,有些家庭關系復雜,還有一部分是從事高危職業。除了銀行存款、房產等常規意義的財產,余額寶、微信錢包甚至游戲賬戶等“網絡財產”也成為年輕人遺囑的內容。

      【解說】一份遺囑也許只有寥寥數語,卻能體現出人們對生死、財富和法制等問題在觀念上的巨大進步,所謂只有看透生死,才能更好笑對人生。但也在一定層面上折射出人們存在的安全焦慮。

      【同期】媒體評論人石述思

      生活的不確定性增加,轉型社會競爭壓力增大,內在的皈依感缺失。共同塑造的,內心的恐懼外部的壓力共同催化的,導致他去立遺囑。

      【解說】據2018年3月公布的《中華遺囑庫白皮書》顯示,近幾年來,咨詢、預約立遺囑業務的民眾數量大幅上漲。尤為值得一提的是,在中華遺囑庫已完成的8.2萬份遺囑中,有99.93%的遺囑規定立囑人身后財產僅由自己兒子或女兒繼承;有50余份遺囑確定由兒子兒媳夫妻雙方共同繼承,占比僅為0.07%。那些在遺囑中確定只由直系血親繼承的條款被俗稱為“防兒媳防女婿條款”。

      【同期】中華遺囑庫北京第一登記中心主任黃海波

      我們實際在工作中碰見過有兒媳或者女婿陪著老人來立遺囑的,當時他們對這個條款不理解,覺得防著他。但是經過我們工作人員專業的解釋,只要你跟夫人婚姻存續永遠都是你們的。你們倆婚姻好,不要出問題就不存在被分割的問題,經過解釋他們都會理解。

      【解說】雖然“防兒媳防女婿條款”越來越受到追捧,但某種程度上也為家庭失和埋下了一個隱患。如何處理好權利和親情的邊界依然留有討論的空間。

      【同期】媒體評論人石述思

      我們一定要讀懂現在中國人尤其是都市人,面對生活面對事業面對親情的,深深的內心焦慮。而這種焦慮有時候會扮演人的現代化的催化劑,有時候會扮演困擾我們的魔鬼,這個選擇題需要我們集體去做答。

      【解說】這一天的下午三點,經過一系列的程序,陳維浩和陳巧明的遺囑訂立完成,老兩口長出了一口氣。經過溝通,二人愿意面對鏡頭,讀出自己寫下的“幸福留言”,字字句句,滿滿都是對親人無私的愛與祝愿。

      【現場】

      親愛的兒子,我們已度過一生,步入永恒。愿你千萬珍惜自己的身體,照顧好兒女,認真對待社會和人生,我們會在天堂祝你生活美滿幸福,愛你的父母。

       

      【字幕】截至2018年12月,中華遺囑庫共有175份遺囑被用于遺產糾紛的調解,已成功調解142例。

      《中國新視野》是中國新聞社視頻新聞部與北京南海影業有限公司聯合制作的一檔視頻欄目。欄目立足中國內容、世界視野、國際表達,運用豐富的視聽元素,記錄展現行進中的中國,聚焦這個古老國度在新時代里正在發生的深刻變化。

      Email:cnstv@chinanews.com.cn

      電話:010-68311577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2. <bdo id="h5pku"><center id="h5pku"><legend id="h5pku"></legend></center></bdo>

        <pre id="h5pku"><strong id="h5pku"></strong></pre>
        <p id="h5pku"><label id="h5pku"><menu id="h5pku"></menu></lab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