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anazi"></track>
  • <table id="anazi"><ruby id="anazi"></ruby></table>
    <td id="anazi"></td>

    <table id="anazi"></table>

    中新網首頁  視頻首頁
    往期回顧
    長城修繕記   編導:李妍   攝像:李碩行

      【字幕】箭扣長城 北京市懷柔區雁棲鎮西

      【同期】北京懷建集團園林古建公司工程師 程永茂

      這剛1200米,還有850米都是羊腸小道,步步登高!

      【解說】

      雨后山路泥濘,薄霧籠罩著遠處的山峰。今年62歲的工程師程永茂,正在前往箭扣長城的二期修繕區域,例行檢查工程進展。作為“興隆門”瓦作第十六代傳人,他從事古建修復近30年來,先后主持了19公里的長城修繕修復工程。

      爬了近兩個小時,方見箭扣“真容”。沿山脊蜿蜒起伏的城墻多處坍塌,雜草叢生,扎進墻體的樹根對長城容貌的破壞力更加巨大。

      【同期】北京懷建集團園林古建公司工程師 程永茂

      開工前,尤其是這座敵樓,整個是上部坍塌,把下部全部掩埋。長城段上雜草灌木叢生,有部分宇墻坍塌散落在地下,有幾處大的塌方,一側的殘余寬度不足1米,所以那會兒游人走著都特別危險。

      【解說】

      箭扣長城,形如滿弓扣箭,山勢陡峭,是明長城北京段最為險峻之處。修繕工程于2016年開始啟動,一期工程共搬運長城磚石20余萬塊。

      此次搶修的二期工程位于京郊懷柔區西北的八道河鄉境內,修繕施工段從著名的“鷹飛倒仰”到“北京結”,全程744米的距離內包括3座敵樓、1座敵臺,看似距離不長,實則卻是“最難啃的骨頭”。

      【同期】北京懷建集團園林古建公司工程師 程永茂

      這期工程是咱們箭扣段最陡峭的一段,咱154臺最高的海拔1000米,要經過牲口往上馱料,還要經過人的扛運背運。有部分險段,它的陡峭程度已經在六七十度,站都站不住,但是他(工人)還得操作。修長城最難的是材料運輸,施工的環境第二難,第三個讓大伙認可這個工藝難。

      【解說】

      為了呈現滄桑古樸的長城原貌,修繕原料大多就地取材,充分利用坍塌散落的舊城磚舊石料。

      工人們用騾馱肩扛,把散落到山下幾十米遠,重達上噸的石料重新搬運上山,再利用機器配合人工進行歸位。同時,補砌工藝還要滿足長城砌筑要求。

      【同期】北京懷建集團園林古建公司工程師 程永茂

      做到補砌和鋪漫地面要達到“五隨”,就是隨層、隨坡、隨彎、隨舊、隨殘。所以說,咱們這個長城修繕的難度是非常大。

      咱們這次修繕利用舊磚進行補漫補砌,白灰選用咱們(古建)九漿十八灰中的一種,叫潑灰。包括這些植被灌木,它已經和長城本體形成一體了,和周圍環境非常的協調,它也是生態的一部分。確認它近20到30年對長城沒有害處,就盡量保存長城的古貌。

      【解說】

      在長城修繕施工現場,有些施工段坡度達6、70度,工人們在傾斜的地面上上搬起一塊塊幾十斤重的舊城磚,小心翼翼地鋪到城墻面上,再用橡膠錘敲打緊實。程永茂所說的“五隨”原則,正是遵循此次箭扣長城的修繕原則——“最小干預”。不大拆大建,只小修小補,保持原始風貌、留存歷史信息。

      【同期】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長城保護專項基金負責人、國家博物館工作人員 侯珂

      那么對于箭扣長城呢,在保護理念上,(遵循)現狀加固、最小干預,解決它結構的穩定性,而不是說把它修復,完全恢復成一個八達嶺那樣的長城。

      【解說】

      騾馱肩扛、原料補砌,即便在科技發達的今天,長城依舊沿用千百年前的古法修繕,這讓長城成為一部原樣承載歷史風貌最好的史料。

      此次箭扣長城修繕工程中,考古工作首次介入,在前期施工清理階段便有了不小的收獲。

      【同期】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工程師 尚勁宇

      清理了之后也發現了一些石雷、石彈和它的瓦片瓦當,對我們復原敵樓上面的建筑,尺寸上會提供一些數據。石雷對它的軍事性的歷史信息會是一個實物的印證。

      【解說】

      考古技術引入長城修繕,它的成果不僅可以細化修繕方案,也將進一步豐富學術界對于長城的認知。同時,“數字考古”也首度運用在修繕工程中,可視化的記錄讓長城重生的歷程清晰留存。

      【同期】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工程師 尚勁宇

      因為我們在修繕和清理過程中,它本體的狀態是不斷在發生變化的,通過這樣數字化的記錄,我們希望盡量把它現場的某一個階段時刻,讓它可視化、讓它直觀,為我們整個工程完工之后我們可以有一個回溯的材料。在未來,也能夠更好地展示這些遺址、遺存,能夠讓公眾更容易理解這些遺址。

      【解說】

      包括考古團隊的加入,本次箭扣長城修繕前所未有地試水整合社會力量“跨界合作”!政府、互聯網科技企業、文保專家隊伍、科研機構、高校和民間組織紛紛加入,讓保護長城真正成為一種全民行動。

      【同期】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長城保護專項基金負責人、國家博物館工作人員 侯珂

      以前文物保護,你要說長城保護、長城修繕,好像和我沒有關系,那完全是政府的事情。我們這次呢就是讓更多的人能夠有話語權,其實是另外一種很好的保護手段。

      【解說】

      打造長城文創產品、開發長城元素游戲、繪制長城繪本、線下長城科普講座,一系列“科技+文化”的傳播方式,讓古老的長城走進現代的人群,換一個角度看長城、換一種方式接觸長城、換一種途徑走近長城,保護源自于體驗、源自于了解,更來源于由衷的喜愛。

      【同期】騰訊基金會長城專項基金負責人 馬堯

      通過多媒體的手段,長城形象的 IP開發,把這些古老的形象以一種全新的品牌方式呈現到,尤其是年輕用戶的面前,對于他有一些觸動,才能促進到他后面我感興趣、我愿意參與、我要加入(保護)。

      【同期】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長城保護專項基金負責人、國家博物館工作人員 侯珂

      我們做了這么多的記錄、傳播和展示的工作,我們其實就是要喚起大家心目中的那種情感的連接,來引導更多的人,尤其是更多的年輕人來關注到我們祖國的傳統文化,這種中國工匠的這種專注和執著的精神。

      【解說】

      天色漸晚,程永茂帶領著百名長城“好漢”在懸崖陡壁上爭分奪秒,目前他們已完成工程量的60%,未來計劃在2019年6月底完成這期箭扣長城修繕的全部工程。

      古代中國在雄奇險峻的山脊上,創造了這座偉大的人類奇跡,而今飽經滄桑的它,在我們的精心呵護下,依舊可以騰躍山巔、風采依然!

    《中國新視野》是中國新聞社視頻新聞部與北京南海影業有限公司聯合制作的一檔視頻欄目。欄目立足中國內容、世界視野、國際表達,運用豐富的視聽元素,記錄展現行進中的中國,聚焦這個古老國度在新時代里正在發生的深刻變化。

    Email:cnstv@chinanews.com.cn

    電話:010-68311577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
  • <track id="anazi"></track>
  • <table id="anazi"><ruby id="anazi"></ruby></table>
    <td id="anazi"></td>

    <table id="anazi"></table>